西交利物浦大学学子故事 | 爱肖邦、爱“半马”的工科男孩斩获7所美国名校录取_校园人物_中国高校之窗
中国高校之窗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
  • 西交利物浦大学学子故事 | 爱肖邦、爱“半马”的工科男孩斩获7所美国名校录取

2020060412555103.jpg

从早8点的晨会开始,蔡天羽在实验室待了一整天。傍晚,他下了电子与电气工程楼,和女朋友会合,两人从西交利物浦大学校园出发,开始每天5公里的跑步。跑到独墅湖的时候,正好看到一整个落日,映照在波光粼粼的湖面。这是他和女朋友每天共享的落日。

跑回校园,迅速吃个饭,他还会回到实验室,忙到晚上10点。临近大学毕业,他跟着西浦智能工程学院的宋鹏飞博士做科研已近两年,无论是实验室的建设,还是他个人能力值的累积,现在都是最好的状态:

“一切都就位了,可以放手干。”

四年前,高考放榜,他几乎决定复读;

两年前,想找一个为之“着迷”的目标而不得,他陷入迷茫。

而今,作为西交利物浦大学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的毕业生,凭借扎实科研经历的助攻,他接连斩获杜克大学和常春藤盟校中的康奈尔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7所美国名校的研究生录取,大部分专业是他所热爱的生物医学与工程学的交叉。

天羽的女朋友是个马拉松爱好者。学子故事采访完不久,天羽在她的带动下,刚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第二次半程马拉松,享受奔跑带来的快乐。

科研可以很暖,数学可以很美,工科男孩的情怀,一文带你读懂。

第一回 题海之苦

高考出分后,他做了个决定:重回高三。

天羽是河南考生。在当地一所重点高中,他在班里的排名靠后。“衡水模式,就是每天练题练题练题,我对课程没那么感兴趣。”高考分数比预期还低,与他最想填报的985高校距离遥远。

那年暑假,烈日炎炎,同龄人在为大学入学做准备,他去了同城另一所以管理严格著称的高中。“我和高三学生坐在同一间教室。我已经加倍努力,但他们比我还努力。”

复读到8月中旬,在题海沉浮的他,内心产生了迟疑:按照这个势头,一年后自己是否真能产生质的飞跃?

当时,他已获得本科第一批次院校——西交利物浦大学的录取。

尽管他对这所中国最大的中外合作大学所知甚少,但父母对国际化教育的认可给了他鼓励:或许,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二回 数学之美

大一新生蔡天羽坐在西浦的课堂上。教微积分课的刘启后博士,正在向同学们描述一个数学公式的对称性、简洁性。

“和高中数学是完全不一样的授课方式。刘老师的解读让我感受到定理、公式在现实世界中确有用处,而不再只是卷子上的一道题。”

“刘老师有能力、也非常愿意向同学们传递数学中的美感。当时我觉得:这门课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天羽还记得,刘老师在黑板上写一些证明的时候,写着写着就会比较开心,“虽然他不是情绪表达很明显的人,但他享受这个过程,而且他的享受可以传递给同学们。”

刘启后博士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在耶鲁大学获得硕博士学位。

“西浦教大一的数学老师,要么是像刘老师这样高学历的青年教师,要么是像郭镜明老师那样非常厉害的资深老教师。学校把很牛的老师放到大一,老师们高屋建瓴,可以给大一的孩子们建立一个很好的数学基础。不管学工科、理科还是商科,数学是分析问题的基础和工具。”天羽说。

大一成为他对学习产生兴趣的起点。刘老师对数学颇具感染力的热爱,也照亮了他一直以来的想法:

“我想找一件能让自己着迷的事情。”

可是,值得着迷的事,在哪里?

第三回 从“战斗机”到“传感器”

“哪有男孩子不爱战斗机的。”

从学龄前玩乐高积木,到小学起组装航模,小男孩心中的战斗机梦,逐渐生长出一种自我觉察:“我喜欢动手,做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长大后,又加上一条:“我想做看得见、摸得着、能帮到大家的东西。”

刚度过大一的天羽,选择了所有专业中相对最喜欢的电子科学与技术,但他的迷茫才刚刚开始:未来做什么?

“总觉得缺少一件每天让我为之着迷的事。我总是想得多做得少,提前把问题都想到了,发现自己全都解决不了,就会放弃。”

困局中,有个声音对他说:“这样下去不对。”

大二下学期,新来西浦任教的宋鹏飞博士(下图右)在第一堂专业课上,向学生们介绍了自己的研究方向。天羽捕捉到两个信息:一是“交叉学科”,二是“微流控领域”。

2020060412555104.jpg

“虽然‘微流控’对我来说还是个陌生的词,但直觉告诉我:这个方向我应该会很感兴趣。”

他提前在网上做了些功课。在升入大三的新学期,他敲开了宋老师的办公室门。

“我最想问两个问题:老师在做什么?我能跟着他做什么?”

他提出想跟着老师做研究。没有想到的是,宋鹏飞博士当场就同意了。

“后来宋老师告诉我,能主动提出做科研项目的学生都会很有积极性,一定可以把事情做好。”天羽说。

加入宋老师的研究小组,他开始每天和基于微流控芯片的生物传感技术打交道,参与了传感器从0到1的完整研发流程。

“样机已经做出来,并经过多次迭代。”在学子故事采访的会议室,当他展示传感器的样机图、阐释其技术原理,他兴奋得像个孩子。

第四回 学科交叉,科研落地

站在答辩会的现场,评委们的犀利提问扑面而来。

从大三起做科研,天羽在课堂上学习本专业知识,课堂外从零开始自学生物医药领域的知识。

“多学科交叉是让科研成果能真正落地的必经之路。比如研制一个体外诊断仪器,用来测量血液中某种生物标记物的浓度,实现疾病的早期筛查或诊断,这里涉及的不单单是电子,还包括流体、材料、分析化学、外观设计、用户交互——这些都需要主动去学。”

“四年来,学习能力确实提升了。知识花时间就能获得,但学习能力的提升会一直伴随着我。”他说。

大四开学的第一个周末,宋老师带他去杭州参加浙江大学“创新生物医药转化—医疗器械”项目答辩会。在此之前,他协助老师准备文书,按项目要求尝试从市场的角度去考虑成果转化的可行性。

团队研制的是一个全自动微流控分析检测平台,体积小、成本低、操作简便,符合家庭用户的使用场景。

“写材料的过程中,我站在另一个角度去思考:评委更希望看到什么?我们所做的项目到底能不能打动市场经验丰富的评委?”

答辩会现场,评委提出非常中肯的意见:目前中国家庭用户对于医疗自检类仪器的接受程度不高,就算不方便也更愿意去医院,建议将项目的目标市场调整为医院急诊、临床类科室。

这次经历,被写进了天羽的申研文书,也让他更加确信,科研从一开始就要面向市场、落地生根。

第五回 兴趣带你去远方

小时候学钢琴,天羽最早接触的古典乐是浪漫主义音乐家代表——肖邦。当地没有太多听现场音乐会的机会,每个周末父亲开车几十公里,带他去郑州听演奏。

“我不是特别喜欢比较宏大、强烈的音乐。最喜欢的音乐是肖邦。”

天羽耐挫力的养成,与他天性中的柔韧有关,也与他对科研的理解有关:

“做科研,或是做任何门类的创新输出,大部分人都会遇到挫折。正常的科研流程就是站在前人基础上,一小步一小步往前进。偏产业类的项目,考虑因素会更多。”

“发论文,只需要展示一次成功,就可以认为是可行的;做产品,必须没有一次失败才算成功,成功率追求的是百分之百。”

他申请的所有研究生专业,都与生物传感器有关。“我在申研文书里只写了一件事:我经历的科研流程、产学研的尝试,再到后期专利体系的构建。”

“我希望把技术从纸上转化成产品。”——这件他在西浦四年找到的让自己“为之着迷”的事,打动了世界顶级名校的面试官。

记得大一时,他曾找学术导师赵策洲教授聊自己的困惑。赵教授说的一番话,激励了他后来从迷茫中突围:

“本科期间要多了解、多接触、多尝试,要以兴趣为导向,千万不要让自己仅仅只是为了刷分、申研这种事情过得太‘辛苦’,不然就得不偿失了。”

“为之着迷”是珍贵的体验。如今,兴趣将带他去远方。(记者:石露芸 金画恬 摄影:王彦晔)

  • 西交利物浦大学(XJTLU,简称西浦)是经中国教育部批准,由西安交通大学和英国利物浦大学合作创立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和鲜明特色的新型国际大学。她是中国目前唯一一所以理工管起步,强强合作,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士学位和英国利物浦大学学位授予权的中外合作大学。 西交利物浦大学坐落在素有人间天堂之称的千年古城中国苏州,今天的苏州不仅保留了水陆并行的古城风貌和崇.....【详细简介】
  •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中国新加坡工业园区独墅湖高等教育区仁爱路111号
  • 邮编:215123
  • 电话:0512-88161888
  • 网址:http://www.xjtlu.edu.cn/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网站声明 | 申请校园通讯员 | 人才招聘 | Rss订阅
京ICP备2020047806号-2 | 京ICP证150823号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9607号
版权所有 北京中视创想影视传媒广告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