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第四中学常婧存同学获全国中学生创新作文大赛特等奖_阳光学子_中国高校之窗 
大学库管理系统

淄博第四中学常婧存同学获全国中学生创新作文大赛特等奖

中国高校之窗

第十四届全国中学生创新作文大赛总决赛已经落下帷幕,大赛评选出10名特等奖,淄博第四中学高2019级常婧存同学名列其中。

QQ截图20210830172130.png

全国中学生创新作文大赛为经教育部审批认定的2020—2021学年面向中小学生的35项全国性竞赛之一。本届大赛由中国写作学会主办,北京大学中文系、武汉大学文学院、《课堂内外》杂志联合承办,科大讯飞提供技术支持,吸引了全国1000余所高中超过70万高中生参与,经过初赛、复赛,1500余名选手在总决赛中展开比拼。46位来自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南开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等高校教授及中学优秀教师参与决赛评阅。

全国总决赛作文题目

西班牙提琴家帕布罗·卡萨尔斯说:“我们应将全人类视为一棵树,而我们自己就是一片树叶。” 

请以“树与叶”为题,写一篇文章,文体不限,字数在1000-1200字之间。

《树与叶》

山东省淄博第四中学 常婧存

我是一棵树,隐匿在城市的中心。

周身的泥土混杂着城市的喧嚣气息,我用脚趾攥紧了这方土地,用手指拨开地层,窥视着人类的生活。各式各样的鞋子踏过我的筋骨,形形色色的人抚摸着我的皮肤。“这树怎么没叶子啊?真奇怪。”一个小孩喃喃自语,蹦跳着从我身上跨过。

月色溶溶下,人类都睡了。而我,也陷入了梦乡。

“别扔了!求求你们啊!”一个妇人在啼哭。“哇哇哇......”小孩子在哭叫。我慢慢睁眼,看见一群蓝眼睛黄头发的人,口中呀呀地说着我不懂的洋文,他们拿着刺刀刺向那妇人,血溅到了我的根上。他们摔瓷器、抢珠宝,破碎的瓷片划伤了我的根,而我的血与刚刚那妇人的血也融为一体。有什么东西划过我的脸庞,弄得面颊痒痒的,我定睛一看,是一片刚掉落的叶。

男人的喊叫声再次惊醒了我,那儿离我太远了,我只隐约听到“昆仑”“肝胆”。空气里的血腥味越来越浓。我听到两个人正在跑来,我猜那是两个戴了脚铐的青年人,因为他们的脚步听起来那么沉重,却又那么有力。我不知道他们最终跑去了哪儿,我只听到沉重的步伐声戛然而止,而我的脚下,又多了几片刚掉落的叶。

我又到了一个战火不断的年代,但双方的长相都是我常见的,哪些是敌,哪些又是友,我实在分不清。“大娘,这钱您一定得收,我们怎么能白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呐!”一个脸蛋黝黑的小伙和一个大娘推搡着,身上的军装烂了些洞。我的筋骨脉络沿着土地,悄悄跟上了他。“轰!轰!轰!”炮弹四处飞射,我渐渐找不到那小伙了,地上躺满了和他一般大的穿着同样破烂军装的男娃。我的叶子又开始落了,“哗!哗!哗!”

二十八发礼炮响震天下,我的根都颠了颠。看起来器宇不凡的男人在一个台子上宣布着什么成立了,那声音透过电流传过来呲拉呲拉的,却又使我觉得十分心安。所有人仿佛都十分雀跃,而我的心也随他们一起欢腾起来。孩子们围成圈,绕着我跳啊跳啊......

雨天没有预兆地来了。平常温润的雨滴这一次滴在我的根上,却让我直叫苦。人们哭喊着,追着一辆灵车,我也不禁落泪,苦涩的树汁渗进了土地。鲜花铺满了道路两旁,香飘十里。“哪怕是天上的神仙,也能闻见。”想着,想着,脚下又多了几片叶子,这几片叶子,看起来长得极好。

我醒了,手捧着所有落叶,寒风吹过我光秃秃的枝头,使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我将叶子团啊团,埋藏在土壤深处,那土壤汲取着叶子的养分,悄悄生长。

这一天,我醒来,埋藏叶子那处,竟长出一棵新的小树苗,他的枝芽鲜嫩,迎风飘舞。他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我,问我:“我叫未来,你叫什么名字啊?”稚嫩的童声透过泥土,带着充满生机的气息。

“我叫历史。”我听见我沙哑的声音。

附记:我们站在历史的年轮上,站在无数先辈的奠基上生长。旧叶凋亡,新叶破土。

中国高校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