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交利物浦大学学子故事 | 经历疫情下的低谷与绝望,狂揽耶鲁等13项名校录取_校园人物_中国高校之窗 
大学库管理系统

西交利物浦大学学子故事 | 经历疫情下的低谷与绝望,狂揽耶鲁等13项名校录取

中国高校之窗

360截图20220606092045347.jpg

邓越骞大学四年,疫情陪伴他两年半。

刚进西交利物浦大学的时候,邓越骞就被往届毕业生亮眼的国际化升学数据所鼓舞。理所当然地,他相信:我也会是其中一员。

待选完专业、进入生物系学习,他发现,生物信息专业的毕业生升学质量较全校数据更为优异,一届一届的学长学姐,踏出了一条令人瞩目的全球顶尖名校升研之路。

邓越骞喜欢“拆解”学长学姐们的成长案例,从中他发现了一些具有共性的关键词:SURF暑期科研、iGEM国际竞赛、知名院校的“夏校”项目、科研类实习……

“看了前面同学的案例,我感觉到榜样的力量。我也想试图按照他们的路径走。”

大二寒假前夕,他兴致勃勃规划起自己的蓝图:

“我非常好奇,应该怎样把大二暑假安排好?我把学校里能联系到的学长学姐都问了一遍。”在同学的帮助下,他联系到一份实习;对国内外各种暑研机会,他不断分析比较、着手准备申请……

“这些计划,最后因为疫情,一件都没有实现。”

2020年春天,他在家上了一学期的网课。秋季返校后,学习状态始终调整不过来,“有种比较虚无的感觉。”直到期末考试,一门重要的专业课失利,当头一棒,从踏出考场的那一刻起,他醒了。

在绝望中徘徊的日子,他曾经问生物系的孟佳老师一个问题:

“我们这一届,会不会是最差的一届?”

关于这个问题,经受疫情考验、狂揽耶鲁大学等13项顶级名校录取的邓越骞,和同学们一起给出了答案。

以下是邓越骞分享的故事。

“我喜欢自己设计一点学习方法”

疫情发生前,我的大学生活过得挺顺的。

我老家在山西晋中。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就对我说:“我一直把你当成一个平等的朋友。”在自由、受尊重的家庭氛围中长大,对于学习,我也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

从中学起,我就喜欢自己设计一点学习方法、学习思路之类的。但这和当时的环境并不匹配,因为你很难有自己探索的时间和空间。在初高中,我从来没有感觉得心应手过。

高考出分后,抱着“与其上一所普通211,可能来西浦更合适”的想法,我来到了西交利物浦大学

以前我曾想象:大学是类似于“高中的升级版”吗?来了后发现,西浦完全是一种“自己寻找自己生活方式”的模式。有了更合适的环境,我的想法可以更好地实现了。

新生报到后不久,我一个人去了趟图书馆。

走到门口闸机,我看到前面的人好像在刷ID卡,我也跟着刷了一下,就进去了。第一次进图书馆,找了一两本书看,当时就觉得:这地方挺好的,我喜欢。

在同学中,我可能算不上“学霸”,但我肯定属于“在图书馆待得时间比较长”的那类人。

大学的学习进度明显比高中快很多。比如有一节数学课,老师说这节课的量放到高中可能得教一个月。我逐渐演练出一套自己的学习方法,做好预复习、作业提前做、多去图书馆,学习还算得心应手。

记得大一第一门微积分考试,我考了班级前五。我进校时的高考分数并不高,这次的突破是一个关键点,让我觉得“后面可以学”。

“跳上去需要额外的时间精力”

大三的“危机”爆发时,我同时面临几重压力:课业、科研,还有英语。

我的英语基础比同学弱一些。山西省的高考是不考英语听力的,我们高中三年都没有练过听力。进校做英语能力评估时,我连老师介绍的考试流程都听不太懂。

到了EAP(学术英语)课上,我主动坐到靠前的位置,这样和老师的交流互动比较多;下了课,有什么问题我就当场问,或是提前写好作业、向老师寻求建议——最开始确实紧张,问问题之前先在纸上用英文写下来才敢开口——而老师总是很积极、耐心地引导我,即使我说得不清楚,他也能听懂。

西浦三年多的积累,让我的英语能力有了实质性的提升,特别是整体思维能力的进步。因为西浦给的环境足够好,上完两年EAP课后,大家整体的英语水平都会上去,很快能达到用英语和老师交流、用英语做汇报做演讲的要求。

不过,我和同学之间的“相对距离”依然存在。比如身边有同学,考托福一次就过,这让我对自己也产生了高估;事实让我受了点打击——想要消除落差、想要“跳上去”,需要付出额外的时间和精力。

托福和GRE考试需要训练量的累积。结果就是大三的我“在夹缝中求生存”,短短几个月内要把托福提升到理想分数。

那段时间,所有没准备完的事情、没做完的题目,就像海浪一样拍打上岸。

“死里逃生”

最大的压力,从大三第一门课考砸开始。

当时一考完数据库,我就觉得问题很大。我发现自己落下的东西太多了。我下定决心,从第二天起,把自己切换到一个主动的、紧张的状态:做好复习规划、做好时间管理,每天都是冲刺状态,一天的空闲时间甚至压缩到只有五分钟……

当我死里逃生地把后面几门课都拉上来,差不多到那会儿,才结束了疫情对我的影响。

后来考试出分,数据库那门课,我排在本专业前三四名,其实不算差。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紧迫感被唤起了。

我发现,当我调整到一个非常高效、非常亢奋的状态,之前看起来高渺的那些目标,变得都可以实现了。

有一次和孟佳老师聊天,他说我们这届的申研情况很不错,包括上一届也不错,但是还有一些顶尖的学校没有够到,比如耶鲁。我当时就留了个心——我想试一试冲刺耶鲁,万一试出来的话,也能为后面的学弟学妹开条路。

我保持了一整年高强度的战斗状态,直到去年12月申研出结果——

我陆续收到耶鲁、卡内基梅隆、约翰·霍普金斯、伦敦大学学院等名校的13项研究生录取。

补齐最后一块短板

受疫情影响,我的科研经历确实没有前几届同学那么完整。

大三暑假前夕,我联系孟佳老师,申请进入他的实验室做科研。孟老师给了我这个宝贵的机会,给我安排了一个和我的申研方向很对口的项目。

这是一个关于RNA修饰,生物测序技术和计算机领域的交叉课题。从课堂上学过的基本知识,转化到解决科研问题,前期适应还是有一点困难。在博士生学姐的帮助下,我自学网课资料,去理解计算机所需的逻辑和数学语言,把机器学习工具这部分内容自学起来。

暑假过后,在孟老师的建议下,我延续这个课题方向,把它拓展成我的毕业论文,继续往下推进。

这成为我本科期间一段非常关键的、正式的科研经历,也成为申研时的很大优势。

打破雕像,把碎片铺成通往未来的路

曾经关于未来的设想和计划,就像一尊高大而精巧的雕像。那是一个大学新生很乐观、很理想的状态。

但大学生活并不总是一路高歌猛进。当各种压力堆叠,我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当时觉得难度巨大甚至绝望的瞬间。

但我可能必然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目标很大,怎样才能把它从抽象的概念分解成可以实现的具体目标?

这个过程必然是痛苦的。可是当我埋下头专心做事的时候,我已经没那么浮躁了。就像雕像破碎之后,化作了粗糙厚实的路面,让我踩着一步步往前走。

在收到的13个研究生offer中,我选择了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计算生物学专业,今年秋天将前往美国深造。

关于未来,我不轻易恐惧了,不是我变勇敢了,而是我知道有的恐惧是假的。

正是在高点和低点的碰撞里,才决定了我未来将去向哪里。(记者:石露芸 王璐谣 图片提供:邓越骞)

中国高校之窗


西交利物浦大学(XJTLU,简称西浦)是经中国教育部批准,由西安交通大学和英国利物浦大学合作创立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和鲜明特色的新型国际大学。她是中国目前唯一一所以理工管起步,强强合作,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士学位和英国利物浦大学学位授予权的中外合作大学。1 西交利物浦大学面向海内外招收本科生、研究生,目前已有包括45个本科专业、54个硕士专业(含非全日制).......【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