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交利物浦大学薛嘉琪:拒绝梦校伯克利的专业第一,他说要做玩大玩具的大孩子_中国高校之窗 
大学库管理系统

西交利物浦大学薛嘉琪:拒绝梦校伯克利的专业第一,他说要做玩大玩具的大孩子

中国高校之窗

202206201251003.jpg

2022年毕业季,西交利物浦大学智能工程学院的薛嘉琪收到了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西北大学以及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研究生offer。

当听到他的录取结果时,朋友们无不理所当然地说:“哦,你要去伯克利了吧?”薛嘉琪却选择了在国内相对名气没那么大的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但其实,这五所大学都是机械工程领域内实力顶尖的老牌名校。

“如果是以前的我,可能会选择名气更大的学校。”薛嘉琪说,“但在西浦的四年,我在理念上有了一个很大的转变——现在做决定时,我最先想的不会是别人怎么说,而是会带着发展的眼光去考虑更长远的结果。”

“我想追求的是一生幸福的总量,我相信选择德州能让我以后发展得更好。”

这是属于薛嘉琪的人生哲学。他探索人生的故事起点要从四年前说起。

“大学像高三,还有这种好事?”

薛嘉琪的高考分数并不是他的一贯水平,尽管依旧比当年一本线高出近一百分,但作为高考大省山东的考生,他很难选择自己理想的高校。本想出国的他听说父母朋友的孩子想报考西交利物浦大学,就去了西浦的招生宣讲会。

会上老师介绍说,西浦严进严出,很多同学来了之后感觉每年都像高三一样。这句话把薛嘉琪点燃了,“我心想这听起来不错啊!”那时他正沉浸在因高考失利对自己不满的情绪之中。与其去一个不喜欢的大学浑浑噩噩地过四年,不如选择西浦,“我要打一场翻身仗。”

大一他的均分是74分,在西浦,70分以上就是一等学位,薛嘉琪想:那我研究生肯定能申很牛的学校。有天他在学校附近吃黄焖鸡,邻桌西浦学生在讨论期末分数,“我一听,怎么全都是快80分的,我才发现原来我这个成绩不是特别好的样子。”

他调研了一圈发现,身边同学的成绩都很好。“那个时刻我意识到,西浦不简单。”优秀的人太多了,可以说是卧虎藏龙。他开始更严格地要求自己,大二拿到了87分,一下子成为专业第一,大一拉分的EAP也提高了不少,升到了high-level(高阶班),后两年的成绩也只高不低。

对每项作业、每次考试都无比认真的薛嘉琪确实找到了高三的感觉,但又不太一样。“高三总觉得是被迫学习,身体累,心也累;但大学是因为喜欢的事而忙碌,可能搞研究要熬到凌晨两三点,有压力,但这种辛苦是从图书馆出来买份宵夜,回宿舍边吃边看电视剧就能轻松化解成充实和快乐的。都辛苦,但没高三那么难受了。”

“做出来的东西自己不能玩,那还有什么意思。”

大一时,薛嘉琪加入了学校的GMaster机器人战队,被分在机械组。他的机器人启蒙是一部叫做《铁甲钢拳》的电影,讲的是未来人们可以操控机器人互相搏斗。“我从小就喜欢自己动手做一些东西,做出来自己操作、自己玩,那才有意思。AI和算法那些反而不是很吸引我。”

202206201251005.jpg

因为对机器人的热爱和喜欢自己动手的兴趣,薛嘉琪想选择机械电子工程专业。在专业选择介绍会上,智能工程学院的老师们分享了他们在专业领域内钻研数年的故事——有的老师一直就自己的课题读到博士后,有的老师因为深造放弃了上市公司的工作邀请,这让薛嘉琪更好奇了:到底什么样的学科会这么有吸引力?

开始上专业课之后他发现,这个专业确实挺有意思。首先是课程设置,这是个交叉学科,涵盖了从基础的数学、物理,到系统分析和控制,再到软件、硬件、机械的方方面面;第二,上课时能接触到很多实际的项目,能让学生自己动手做。而且小组作业也多,特别锻炼人的团队合作、自主学习和抗压能力;第三,师生关系密切,老师们都很愿意在课外时间提供答疑、分享课程附加资料。

这个专业让薛嘉琪更加如鱼得水。他喜欢研究新东西,遇见不懂的就查资料自学,也经常带着问题和导师陈宇青博士讨论。“高中时没法想象还可以自己上网或者找一些资料学习,那时候如果想学课内不教的难题、考高分,就会想到上课外辅导班。但现在西浦有这么多资源,可以自己去找、去学,这对我的学习思维是一个特别大的转变。”

“发文章不是做科研的唯一目的,它更应该像玩‘玩具’过程中的‘副产品’。”

“有一种海鸟叫‘风暴海燕’,这种海鸟特别‘虎’,暴风、暴雨来的时候,它就扑腾着翅膀飞向海面,不停地在海面上跳。风雨那么大,它也不会被吹走或者掉进海里,我们就很好奇它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薛嘉琪从大三下学期开始,跟着西湖大学的科研团队做的三栖机器人项目。他们分析了海鸟的动力学系统,在仿真环境中复刻了它的“数字孪生”,通过研究大自然中真实存在的生物行为,来启发下一代三栖机器人设计,也可以通过构建模型去验证学术界中生物学、流体力学的假设。

西浦很多学霸、牛人都会在大三做SURF,但薛嘉琪没参加,“学院里有很多非常出色的微电子和AI相关的项目,但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我想做点没见过的的。如果强行为了做而做,那就失去SURF的意义了。”他自己找项目,看各个大学的老师们有没有什么机器人相关的新奇的课题,发邮件申请去做研究。通过这种方式,他还曾以研究助理的身份参与过香港中文大学的医疗手术机器人项目。

最近,全球性的MATLAB用户大会“MATLAB EXPO 2022”邀请他和团队去介绍三栖机器人的项目,为了在会上演讲,薛嘉琪逼着自己给项目成果写总结。喜欢做科研但不擅长写论文,这是他的毛病。已有的研究成果早就足够发一篇不错的SCI,但每次写着写着,他就会把时间花在调试模型、拓展研究新方向上。

其实刚接触这个项目的时候,他也想着尽快发文章帮助申研,但做着做着就发现研究的过程更快乐,最重要的并不是得到论文发表这个结果。“就像我导师说的,我们就像一群玩‘大玩具’的‘大孩子’。这个项目很新,没什么前人可参考,所以只要做出一点成果就会特别兴奋,想赶紧继续做下去。”

“以后读研、读博肯定要求有论文产出。但本科阶段,如果能不带目的地去尽情探索,我想可能会更开心吧。”

“做自己喜欢的事,做好了有成就,做得没那么好也能快快乐乐过一辈子。”

薛嘉琪高中时候去过一次美国,参观了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园里有一个非常古老的钟楼、巨大的图书馆、到处可见的绿地,有人骑着自行车从我身边经过……我觉得环境氛围特别好,很羡慕能在那学习的人。”

如今,他收到了自己“梦校”的offer,但这是一个就业导向的专业,学制只有一年。他忍不住想:享受一年名校光环带来的“我很厉害”的感觉,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在西浦的这几年我发现,学习这件事本身带给我的快乐要多太多了。如果选择两年制的项目,我一定能学到更多东西、做更多研究,这比当下选择名气所带来一时的快乐要重要很多。”

在纠结了很长时间、再三权衡后,薛嘉琪决定放弃梦校伯克利,选择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奥斯汀的机械工程专业非常好,工程院在美国排名很靠前,学费也相对便宜得多。这两年多学点东西,没准毕业后我会去伯克利读博,也算换一种方式实现理想。”

“而且奥斯汀那个地方比较安全。在德州戴着牛仔帽、喝着仙人掌汁、吃着烤肉,这像是我想追求的幸福生活。”

“幸福生活、成功事业”(happy life, successful career)是西浦希望学生们达成的目标。西浦执行校长席酉民教授曾经说过,希望同学们都能追随自己的兴趣。把兴趣做到极致,能成为有造诣的专家;利用兴趣去进行资源整合,能成为有领导力的行家;哪怕机会没那么好,但按照自己的兴趣去不断地追求,也能成为有着幸福人生的一个人。

“这段话对我的观念影响特别大,我现在就觉得,管别人怎么说呢,人一定要做自己想做的事。”薛嘉琪说。

“如果我做得好,可能会成为机械工程领域的顶尖人物或者学术界有影响力的人。但就算没成为又怎样?我做了一辈子喜欢做的工作,玩了一辈子喜欢玩的‘玩具’,还能养活自己,这样的幸福我觉得挺好。”(记者:胡秋辰 金画恬 图片提供:薛嘉琪 )

中国高校之窗


西交利物浦大学(XJTLU,简称“西浦”) 是经中国教育部批准,由西安交通大学和英国利物浦大学合作创立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和鲜明特色的新型国际大学。她是中国目前唯一一所以理工管起步,强强合作,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士学位和英国利物浦大学学位授予权的中外合作大学.......【详细】